網站首頁 > 政務 > | 資訊詳情
西吉:村黨組織不一樣了0
寧夏日報
2019-07-04 09:02

核心提示

西吉縣脫貧攻堅到了攻堅拔寨的緊要關頭,到了爬坡最吃勁的時候。

這時,更需要響鼓重錘、一鼓作氣的決心,更需要不獲全勝、決不收兵的強有力的村組織。

為了實現村黨組織領導班子堅強有力、政治功能不斷增強、黨員隊伍合格過硬、組織制度落地見效、基層治理穩定有序、工作業績突出顯現、黨員群眾認可度高的目標,西吉縣從全縣295個村篩選出57個軟弱渙散村黨組織進行整頓。縣、鄉、村選配精兵強將,迎難而上,盡銳出戰,真抓實干,精準施策。

“中國最美休閑鄉村”龍王壩。

盡銳出戰

新營鄉黑城河村曾經名聲不好。

村里有三大姓家族,都想選自己家族人當村主任,致使連續兩屆村委會班子選舉不成功,村主任空缺6年。

村民愛起哄鬧事。只要來個鄉級以上的領導,他們就纏訪。村部只要一開門,就有人來無理取鬧,致使村“兩委”班子無法辦公。

逞強斗狠時有發生。公路穿村而過,只要發生交通事故,就有人挑頭聚眾鬧事,堵塞交通。以至于司機開車經過黑城河時都會捏把汗,生怕一不小心惹禍上身。

3000畝水澆地連年重茬種菜,致使病蟲害嚴重,收入銳減。全村養肉牛不到200頭,草畜產業收入微乎其微。

2017年,黑城河村被評定為0星級村組織、深度貧困村。

2018年,西吉縣開展軟弱渙散村組織整頓工作,采取黨政部門包“軟”村,政法部門包“亂”村,經濟部門包“窮”村,組織、統戰部門包黨員信教和參與宗教活動重點村的方式,縣級領導掛點包抓,工作組包村整頓,工作隊駐村治理,采取“一對一”、“多對一”或“一對多”的方式,深入細致地開展幫教轉化工作。

配齊配強村“兩委”班子和駐村工作隊,是這次整頓的重點。

2018年4月,4名縣級領導率整頓組入駐黑城河村。經過幾次選舉,終于在8月成功選出村民委員會領導班子。

新當選的村委會班子在第一書記王富軍、村黨支部書記郭磊的帶領下迎難而上、盡銳出戰,結合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從治“亂”入手扭轉民風。

不到一年的整頓,黑城河村民風發生了大轉變。

原先召集村民大會,即使發錢發物都請不來幾名村民。如今,開會消息在村民群里一發、喇叭上一喊,80%的農戶代表都來參加。

原先村里義務勞動,沒有一名村民參加,村干部只好自己去干。今年村道綠化時,在家的村民幾乎全家總動員義務栽樹澆水。在外村參加義務植樹,其他村僅去了幾十名村民,黑城河村去了4大轎子車200余人,其他村的人感慨地說:“黑城河人變攢勁了!”

再無成群去上訪的,再無聚眾鬧事的,人心都撲到了發展脫貧致富的產業上。

種菜是主導產業,村領導班子爭取資金打機井解決灌溉難問題。重茬種菜病蟲害嚴重,縣上將黑城河村列為養殖示范村進行扶持,引導種植青貯玉米養牛,倒茬防治病蟲害。

“好好過日子才是硬道理!”村民金彥龍去年種芹菜、黃蘿卜11畝,今年壓縮種菜面積種了5畝青貯玉米。牛棚已建成,正規劃挖青貯池,待一切準備就緒,他打算用扶貧貸款買5頭牛搞養殖。

不斷壯大養殖產業。

精準施策

馬建鄉龐灣村曾是一個出了名的上訪村,群起上訪、越級上訪時有發生。

2018年4月,一名縣級領導進村調研,被村民圍住反映各種問題和訴求,甚至有村民抱住領導的腿不讓出村。

每天,總有一群村民守在村部門口,蹲墻根、曬太陽、嗑麻子、傳閑話,等靠要思想嚴重,脫貧致富內生動力不足。

導致這些不良現象出現的主要原因,是因為龐灣村缺一個強有力的村黨組織。

2018年5月,原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馬某因不正確履行職責、濫用職權、伙同他人倒賣涉農物資等問題被開除黨籍。

二星級的龐灣村黨組織被一把拉成零星級,成為西吉縣整頓軟弱渙散黨組織的重點對象之一。

今年2月,西吉縣把龐灣村列入15個脫貧攻堅薄弱村之一進行綜合整治。曾經兩度擔任村黨支部書記的老黨員馬志虎被第三次啟用當支書,高士平走馬上任擔任龐灣村第一書記。

高士平和馬志虎對癥下藥、精準施策,創辦了“廉情診所”。“‘廉’的用意是鼓勵群眾反映村干部的作風問題,‘情’是想通過為民辦實事,提升群眾滿意度,建立干群魚水之情。”高士平如此用心。

龐灣村村民對“廉情診所”雙手歡迎。

村干部先是在村部“坐診”接訪,一個月內每天能接到群眾反映的各種問題十幾條。

村民馬虎家的院子地勢高,自來水一直不能接入家里,向村干部反映幾年沒人管。“廉情診所”坐診接訪后進行“會診”,協調水務部門給馬虎家接通了自來水。

漫漫地,村干部“坐診”每天只收到一兩條群眾來訪信息。一打聽,原來是群眾怕到“廉情診所”反映問題被打擊報復。

高士平和馬志虎決定讓“廉情診所”“巡診”下訪,村干部到群眾家里征集問題和訴求。

群眾反映上屆村干部產業驗收不公開、不透明,關起門來編數據優親厚友。“廉情診所”便讓種糧人坐在承包地頭照相,將照片和產業種植情況在村務公開欄公示,并召開村民代表大會進行公開確認。

今年產業驗收時,幾十名村民尾隨驗收組在地頭盯著看是否真實,并揚言“龐灣村誰家的鍋大碗小,我們心里明鏡一樣,看你們咋驗收。”

跟著驗收組驗收了六七戶糧食種植情況后,這些質疑者騎著摩托車打道回府,“跟啥呢,人家實打實驗收著呢。”

政風連著民風。2018年8月至今,龐灣村零上訪,村民把心思花在了跟隨村干部重塑良好民風、發展致富產業上。

這幾天,村支書馬志虎盯著拆除舊莊院,這家還沒拆完,那家就電話預約拆,沒有一家阻攔不讓拆的。“這項工作放在原先,看把人能難死呢!今年村里要硬化幾公里路,沒一家擋工的,村民都說‘你們修路隨便鏟,用多少鏟多少,只要把路修通就好。’”

這屆干部攢勁了,村民也跟著變攢勁了。

馬萬錄曾是出了名的老上訪戶,軟硬不吃,從不參加會議接受調解。今年,“廉情診所”公開、公平處理村務,村干部爭取修路、通水、拉動力電、種草養牛等項目,龐灣村一天天變好,處處散發著脫貧致富的凝聚力。馬萬錄不再上訪,靜下心來種了50畝草,養了10頭肉牛,全心全意地過起自己的好光陰。

    上一篇:“背包精神”延伸金融服務觸角0 下一篇:沒有了
    欄目排行
    全站排行
    黄金花园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