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政務 > | 資訊詳情
從生態脆弱到再造新甘肅
甘肅經濟日報
2018-10-24 05:03

從生態脆弱到再造新甘肅

甘肅生態建設40年回眸

瑪曲濕地

民勤通過關井壓田,地下水位大幅上升,又見大片蘆葦。

甘南尕海湖吸引了大量候鳥。本組照片均由記者 曹志政 攝

記者 薛巍敏

甘肅,中華文明主要發祥地之一。

甘肅地處青藏高原、內蒙古高原、黃土高原三大高原交匯帶,大部分地區長年干旱少雨,山地和沙區占國土總面積的90%以上,土地沙化、荒漠化嚴重,生態環境脆弱。

面對“三分山,三分沙,兩分草,一分田,一分林”脆弱的生態環境面貌,甘肅人民一張藍圖繪到底,建設山川秀美、生態文明的隴原,實現人與自然、經濟與社會的協調發展。

一代代人追逐綠色的夢想

如果說甘肅人追求綠色是一幅波瀾壯闊的畫卷,那么騰格里沙漠南緣古浪縣的八步沙,則必定是其中濃墨重彩的一筆。

時間回溯到上世紀七十年代,八步沙北望黃沙漫漫,無邊無際的沙漠吞噬著村莊和良田,“一陣黑風過后能把廚房中的鍋碗瓢盆全埋了。”當地人心里清楚,一場風沙帶走的可能就是一整年的糧食收成。

改革開放的春風,吹綠了甘肅生態建設的新天地。

1981年冬天,八步沙的六位年過半百的老漢,在5.2萬畝沙荒地的承包合同上莊嚴地摁下鮮紅的手印,他們誓死要與黃沙搏斗,讓子孫后代有地種、有飯吃。

六老漢住進沙漠,睡地窩子,就著風沙啃干糧,造林封沙,阻擊沙害,頑強地在沙海筑起“綠色長城”。“六老漢的頭白了,八步沙的樹綠了”一時被傳為佳話。

為了治沙,為了家園,再大的事也能放下。1983年,正在土門鎮供銷社上班的郭萬剛被身患大病的六老漢之一的父親郭朝明叫回,父親拉著他的手說:“八步沙的林場咋辦?我放心不下。”當年,郭萬剛就扔下供銷社職工這份當時令人羨慕的鐵飯碗,沿著父輩的足跡走了下去。

春去春又來。兩代人艱辛努力,完成治沙造林7.5萬畝,使10多萬畝農田得到保護,不毛之地的八步沙重新煥發了生機。

不僅八步沙,那時,隴原大地的生態建設全面展開。

蘭州市干部群眾背冰上山,引水上山,半個多世紀堅持不懈綠化南北兩山。省市黨政軍民齊上陣,各單位、個人紛紛承包荒山種樹。新中國剛成立時,蘭州城區的皋蘭山上只有一棵老榆樹,如今濯濯童山盡披綠裝。

在定西,平田整地,興修水利,配套道路林網,全面推進山、水、田、林、路綜合治理的小流域治理,昔日跑土、跑水、跑肥的“三跑田”變成保土、保水、保肥的“三保田”。

大規模的“三北”防護林體系工程在隴原大地筑起綠色屏障。甘肅作為國家“三北”防護林工程重點省份,自1978年工程啟動后的40年來,甘肅“三北”工程區森林覆蓋率由4.03%提升到11.33%,累計治理水土流失面積4386.6萬畝,全省黃河流域累計減少泥沙20多億噸,荒漠化土地、沙化土地面積總體呈減少趨勢,已發展沙產業企業、基地1000余家,年產值11億元。

就這樣,一代代甘肅人默默建設生態,默默堅守綠色,讓綠色的種子在隴原大地生根發芽。

不讓故鄉土地再添“傷痕”

世紀之交,黨中央、國務院提出西部大開發和退耕還林戰略決策,努力建設山川秀美的新西部。隴原迎來了生態建設的好時代,甘肅決心由“索取”到“退還”,由“砍樹人”變“種樹人”,搶抓西部大開發和退耕還林的歷史機遇,千里隴原掀起生態建設“大會戰”。

1999年,甘肅被國家列為退耕還林工程試點3個省份之一。甘肅牢牢抓住這一機遇,堅定不移地走經濟發展與保護生態環境并重的可持續發展之路。

這是一場生態建設攻堅戰,更是廣大農民發展觀念、傳統生產方式的一次深刻嬗變,逐漸告別廣種薄收,在有限的耕地上精耕細作創效益。農業產業結構調整大踏步跟了上來,林果業、草產業、畜牧業、藥材種植等特色優勢產業形成規模化格局,畜牧業發生根本性變革,封山禁牧終結了牛羊“打浪山”的歷史,農民普遍實行舍飼圈養、暖棚設施養殖。同時,退耕還林還草工程使勞動力從土地上解放出來,走出去從事勞務產業,走出了新希望。

如今,退耕還林已成為我省投資最多、規模最大、覆蓋最廣、跨時最長、影響最深、群眾參與度最高的生態工程、德政工程和富民工程。工程試點啟動以來,國家累計投入資金達301億元,經過近20年的艱苦努力,截至2017年底,全省累計完成退耕還林建設任務3301.63萬畝。

特別是新一輪退耕還林啟動以來,全省85%的任務分配主要向貧困鄉、貧困村和貧困戶重點傾斜,優先向精準扶貧的58個片區縣和17個插花縣建檔立卡的6220個貧困村、129萬貧困戶、552萬貧困人口傾斜,幫助退耕農戶通過大力發展經濟林果、林下經濟、種草養畜,實現了以林增收。退耕農戶得以從廣種薄收的土地上解放出勞動力,增加了勞務收入,退耕農戶務工收入占到家庭總收入的一半以上,退耕還林工程成為農民群眾的增收致富項目。

退耕還林也是迄今為止我省最大的直補惠農項目。到2017年底,全省累計兌現退耕還林政策性補助資金240多億元,166.9萬農戶、728.5萬農村人口從中受益,戶均收益1萬多元。

“曾經的白龍江林區伐木聲此起彼伏,自上世紀60年代開始,包括白龍江在內的我省國有林場大量采伐生產木材。在可觀的林業產值背后,是天然林資源的巨大破壞甚至滅頂之災。”在許多林業人的心中,這份錢掙的讓心滴血。

亡羊補牢為時不晚,省政府宣布從1998年10月1日起在全省全面停止天然林采伐,實施天然林資源保護工程,成為全國第二個下達“禁伐令”的省份。

為了隴原青山綠水永續,國有林區在陣痛中毅然走上新生之路。放下電鋸長斧,廣大職工營造公益林,管護森林,用雙手撫慰受傷的山川。同時,充分利用林區豐富的資源,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探索形成經濟林果、種苗花卉、森林旅游等產業體系。

如今,白龍江林場森林面積達到55.17萬公頃,占全省天保工程總面積的1/3,活立木蓄積量6366.6萬立方米,森林覆蓋率達到52.55%。

綠色產業實現雙贏

曾幾何時,我們對生態環境的侵蝕也只是為了“生存”,而經過改革開放40年的風雨歷程,甘肅正摸索出一條符合生態保護與經濟發展的雙贏之路。

“以前砍樹為了拓地種糧填飽肚子,現在退耕種樹也可以增收致富。”隴南市武都區外納鄉稻畦村的茹興山這幾年把原來種小麥、苞谷、馬鈴薯的山坡地全部改種了油橄欖,家里的900畝油橄欖樹產值能達到100多萬元。

目前,全省經濟林果面積達到140萬公頃,年產值達到247億元,全省農民人均林果純收入達到1115元。林木種苗育苗面積也由原來的1.2萬公頃增加到3.2萬公頃,年產值50億元。

同時,我省林下經濟快速發展,山野菜、中藥材、蜂蜜、食用菌等林副產品加工產業鏈不斷延伸,成效凸顯,目前實現林下經濟產值超68億元,去年我省林業產業總產值達到463億元的新高度。

為將生態建設和脫貧攻堅有機結合,我省聯動實施退耕還林還草、“三北”防護林、天然林保護、特色林果產業、生態護林員5項林業重點生態工程項目,國家和省級下達的計劃任務也向深度貧困地區優先安排、重點傾斜。

在森林公園建設方面,新建森林公園13處,森林公園總數達到91處,年均接待游客580萬人次,實現經濟收入5億多元。此外,新建國家濕地公園9處、國家沙漠公園4處,初步形成了以森林公園網絡為骨架,濕地公園、沙漠公園為補充的生態旅游發展新格局。

今年初制定的《甘肅省推進綠色生態產業發展規劃》中明確提出,節能環保產業產值2020年達到1000億元,2025年達到2000億元。清潔生產、高效生產、低碳生產的產業發展特征更加明顯,基本建成協調發展的生態產業體系,綠色生態產業增加值占GDP的比重明顯提高,建成一批生態產業示范工程和示范園區,生態經濟對經濟社會發展的貢獻率顯著提高。

綠色生態產業正在以“真金白銀”來回應生態保護與建設的禮贈。

讓生態安全屏障永駐隴原大地

2013年,甘肅國家生態安全屏障綜合試驗區建設啟幕。多年來,甘肅大力推進國家生態安全屏障綜合試驗區建設,加強生態環境保護與綜合治理,增強可持續發展能力。

目前,我省正在開展分區域綜合治理,實現由分散治理向集中治理、由單一措施向綜合措施轉變。

為此,我省完成了覆蓋全省的森林資源二類調查和森林生態服務價值評估,開展了林業碳匯計量監測、森林空氣質量監測、林木種質資源調查等工作,完成了第五次全省荒漠化和沙化監測、第二次濕地調查等工作,建立了涉及退耕還林、森林生態效益監測等一批生態監測站點,啟動了天保工程生態效益監測工作。

根據有關規劃,到2020年,我省森林覆蓋率將達到12.58%以上,森林蓄積達到2.62億立方米以上,重點區域綜合治理取得明顯成效,生態系統的穩定性和防災減災能力逐步提升,生態系統服務功能得到增強,應對氣候變化能力進一步提高,水土流失得到有效治理,全省生態環境得到明顯改善,生態系統實現良性循環,從源頭上扭轉甘肅生態環境惡化的勢頭,生態保護與建設和經濟發展協調推進,構筑起以“三屏四區”為骨架的綜合生態安全屏障。

改革開放40年來,甘肅人民用這40年來追逐綠色,改變山川面貌和向往美好家園的腳步從未停歇。一部氣壯山河、沉甸甸的生態建設史輝映甘肅40年發展征程,千里隴原矗立起綠色豐碑,回蕩著不朽壯歌。

    上一篇:主旋律更響亮 正能量更強勁 下一篇:沒有了
    欄目排行
    全站排行
    黄金花园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