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要聞 > | 資訊詳情
某行不良率達26.28%,農商行的寒冬已至??
新浪財經
2018-07-24 12:58

“雷爆得越多,的擔心就越少,長期反而對估值修復更有幫助,這才是正確的邏輯。”

農商行不良率沒有最高只有更高。

近一段時間以來,多家農商行不良頻頻被爆,2017年末貴陽農商行不良貸款率從2016年末的4.13%猛增至19.54%,資本充足率從2016年末的11.77%猛降至0.91%,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則降至-1.41%;山東鄒平農商行不良貸款率為9.28%,相比2016年末上升6.85個百分點,撥備覆蓋率由215.30%下降至59.28%,資本充足率從2016年末的11.73%下降至7.12%;河南修武農商行2017年年報顯示不良貸款率從2015年、2016年的4.02%、4.5%飆升至20.74%;

因不良貸款率而大跌眼鏡的人們這次要跌掉下巴了,山西侯馬農村商業銀行(下稱“侯馬農商行”)年報顯示,該行2017年不良貸款率達到26.28%,資本充足率僅為1.98%,撥備覆蓋率只有33.5%。

而一位不具姓名的業內人士卻有不同的看法。“侯馬農商行的核心問題是信用風險管控不到位,非預期損失大量過快暴露,導致監管指標迅速惡化。”該名業內人士對《華夏時報》記者說,該行積重難返,恐怕不大量注入資本,短期內也難以扭轉頹勢。

2018年6月18日侯馬農商行披露了2017年報

下面我們來看下相關財務數據:

從承擔信貸支持縣域經濟數據看,各項貸款余額548213.26萬元,占全市金融機構投放總量的48.78%,其中:涉農貸款余額480634.02萬元,較年初減少4291.56萬元,降幅0.88%;小微企業貸款余額396305.88萬元,較年初增加9262.25萬元,增幅2.39%。

17年相比16年不良貸款有所壓降,17年報表顯示,表內不良貸款余額144090.91萬元,較上年減少13218.56萬元,不良貸款占比26.28%,較上年減少2.06個百分點。其中,次級類貸款6687.05萬元,占貸款總額比率4.64%,較上年減少74165.44萬元;可疑類貸款137220.36萬元,占貸款總額比率95.23%,較上年增加 60946.87萬元;損失類貸款183.50萬元,占貸款總額比率0.13%,與上年持平。抵債資產總額44810.12萬元,本年度新增抵債資產20702.64萬元,處置抵債資產397.66萬元;

農商行群體不良率的攀升,引發監管部門的關注。

今年3月,銀保監會發布了《關于進一步加強農村中小金融機構大額風險監測和防控的通知》,意在對單一大額客戶風險敞口展開監管。該通知對農村中小金融機構的統一授信和大額風險監測進行了規范,要求其對相應業務“補充授信”,并對無法穿透的資管產品統一規為匿名客戶,其風險暴露不得超過一級資本凈額的15%。

按照相關監管要求,農商行的資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5%,不良貸款率則不應高于5%,在撥備覆蓋率方面,銀監會今年2月份下發《關于調整商業銀行貸款損失準備監管要求的通知》,撥備覆蓋率監管要求由150%調整為120%-150%。從當前披露的情況來看,個別農商行的資產質量惡化,已經不能滿足監管要求。

小編根據中國貨幣網公布2018年銀行存單發行計劃披露信息整理,不良率達到5%以上,全被農商行占據了。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農商行和農信社數量高達2000多家,這些暴露風險的銀行數量占比很小,銀行暴露的風險總體還是存量的風險,由于監管強化,要求貸款分類和真實反映,因此存量風險浮現到賬面上,屬于個別現象。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董希淼表示,中國整個銀行業不良貸款真實性在不斷提高,總體上來說是良好的,一些農商行屬于極端案例。“不同的銀行類型里面,資產質量偏離度不同,相對來說農商行偏離度更大些,國有大行、股份行偏離度小。用一個指標來衡量,90天以上逾期貸款與不良貸款余額的比例如果大于100%的話,這樣不良貸款的認定就比較寬松,正常的情況下應該小于100%。農商行整體上是大于100%的,隨著監管將90天以上逾期貸款全部歸類為不良貸款,導致部分銀行出現不良率飆升的現象。”董希淼說。

對于頻頻暴露的農商行風控問題,中央財經大學金融學教授郭田勇認為,與農商行的“歷史包袱”不無關系,農商行前身普遍都是信用社,因此在各類銀行中,治理水平、經營管理能力等偏弱一些。

對于個別農商行一路走弱的經營數據,東方金誠首席分析師徐承遠認為,在目前的環境下,農商行一方面應該加大風險防控力度,嚴格控制新增不良貸款,防范“前清后增”現象出現;另一方面,農商行在充分發揮地方政府支持、加大清收力度的同時,應結合自身實際,積極嘗試不良貸款轉讓、信貸收益權轉讓等創新手段,加強與地方資產管理公司、非銀機構等合作,豐富不良貸款的處置手段,提升處置效率。

據介紹,從短期來看,農商行發展面臨的最大壓力即為相對落后的風險管理體系與當前風險環境的不匹配。其表現即是不良貸款高企,并拖累盈利能力增長,對其經營穩定性帶來較大沖擊。從長期來看,利率市場化導致凈息差逐步收窄、互聯網金融的普及等均對農商行傳統優勢的存貸款業務帶來不利影響。在日趨激烈的競爭環境下,農商行仍面臨著業務結構相對單一、創新能力不足等問題。同時,公司治理缺陷、風險管理不足以及人力資源缺乏等問題仍是農商行需要解決的難題。

而作為地方金融機構,農商行的經營地域也較為狹窄,大多在所處的地級市、縣的區域內,受當地經濟、經營環境影響很大。某地方銀行人士稱,農商行的貸款受當地政策影響較大,地方政府介入程度也較深。這些外部因素變化時,會對農商行的資產質量產生較為直接的影響。

“前段時間一些農商行過來交流,說到這個問題也很苦惱,很多貸款它們也不想做,但當地政府要求做,不做又不行。”該地方銀行人士稱,農商行的業務集中在一個較小的區域或某幾個行業,其中個別行業出現問題,比如農業領域,一旦發生災害或農產品(000061,股吧)價格波動,就會產生不良貸款。

事實上,長期以來,農村基層金融機構受制于系統、技防、客戶資源和員工素質方面的因素,總是很容易成為每一輪經濟波動中金融安全的“重災區”。一位銀行業人士指出,農商行未來應進一步搭建風險管理專業人才隊伍,完善風險管理人員輪崗制度,落實責任與考核等。不過對于農商行的不良資產也要客觀看待,從監管部門來說,對小微貸款的不良率進行差異化考核,這樣對于城商行服務鄉村振興戰略的支持力度會更好一些。

重審現階段的農商銀行資產質量,區域信用風險特征已較為突出。雖然農村金融領域的專家、從業人員等都在倡導這一行業的可持續發展和去過度行政化影響,但過程必定是漫長的,即使金融機構決策能夠完全獨立于行政因素,政府也可以通過規劃行為和信用關聯影響地方金融表現。

特別是目前,農村地區面臨著產業轉型和城鎮化推進所帶來的多重壓力,地方政府和各類機構很容易在決策過程中產生冒進行為,進而影響區域整體的經濟發展和金融安全。因此,新的金融資產質量特征不僅考驗著縣域金融機構的風控水平,也要求地方政府提升其在區域產業規劃、財政支出和信用管理、地方發展進度等各方面的把控能力,做到謹慎與客觀。

    欄目排行
    全站排行
    黄金花园试玩 看门狗2线上怎么赚钱 60级圣骑士赚钱 玩彩视怎样赚钱 开零食多赚钱吗 票房达到多少才可以赚钱 开啥子店赚钱 化妆美容店赚钱吗 鉴定师赚钱软件 做菇赚钱吗 手机下载app赚钱合法吗 模拟人生2怎样快速赚钱 倩女幽魂好玩吗 能不能赚钱 打工赚钱小游戏手机版 在ktv唱歌聊天喝酒赚钱吗 大连没学历做什么最赚钱 抖音发视频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