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要聞 > | 資訊詳情
暴雷太多,央媽扛不住了
長河飛舟
2018-06-04 21:31

央媽周末宣布了一個重磅:擴大MLF擔保品范圍,這招堪比降準,變相釋放萬億級流動性!

近來種種跡象顯示,貨幣政策風向標有變,央媽開始放水,這對有價無量的房市意味著什么?

01

變相降準!擴大MLF擔保品范圍

近日,央行決定擴大中期借貸便利(MLF)擔保品范圍——增加了AA+、AA級信用債以及小微企業貸款、綠色貸款作為MLF擔保品。

首先,我們要明晰什么是中期借貸便利。

中期借貸便利(MLF),指商業銀行向央行的融資行為。當一個銀行獲得了MLF后,它可以從央行獲得一筆貸款,期限是3個月,預期年化利率是央行規定的預期年化利率。

商業銀行有錢了,可以拿著這筆錢去發放貸款。當貸款期限到了之后,商業銀行還可以根據新的預期年化利率來獲得同樣額度的貸款。

央行把MLF(中期借貸便利)的擔保品從AAA評級的債券擴大到AA+和AA級,無疑放寬了商業銀行獲得資金的條件。

這么一來,銀行可以拿到的現金會增加,比如之前能拿100億,現在能拿300億。二來,企業發債會更容易一些=更容易籌集到錢

直白理解,央媽此舉目的是為了求刺激商業銀行向特定的行業和產業發放貸款,降低押品新擴大范圍內發行企業的融資成本。

而在央行發布的《2018年一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當中,核心表述為“穩增長、調結構、防風險”,與一季度的內容比,已出現較大變化:“去杠桿”被刪,取而代之的是“調結構”

除了4月降準1%的強刺激政策外,在上個月中旬,央媽也確實在公開市場大額凈投放了:

5月14日,央行發放801億元抵押補充貸款(PSL);

5月15日,央媽通過公開市場操作量達1800億;

5月16日,央媽向市場投放2000億元;

5月17日,央媽增加300億元。

短短3天,放水4100億元,而4月的置換降準也只是4000億元左右的量級。貨幣寬松跡象顯現,本質上發出的信號是:央媽的口風開始發生改變,貨幣政策將不再收緊。

02

敲黑板,劃重點!為什么要擴大MLF擔保品范圍?or央媽口風為什么變了?

一、緩解債務危機。

資管新規,表外移表內,拔掉了很多僵尸企業身上的輸液管,收緊銀根,違約潮說來就來。

今年前4個月,就出現了19只公司債違約,違約金額超過130億,超過2015年總和,而且更厲害的還在后頭...

今年債務的坎不好邁,A股有暴跌趨勢,若不想事態惡化,央媽必須出手。

二、銀行流動性緊張,特別是中小銀行。

就在央媽宣布擴大MLF擔保品的同一天,4萬億“貨幣基金寶寶們”也迎來新規:單日快速贖回限額1萬元。

單日快速贖回是貨基和銀行達成的協議,需要銀行墊付資金,而貨基體量太大,這樣無疑會擠壓銀行存款的份額,甚至引發生系統性風險。

特別是6月,一來銀行同業存單集中到期,規模巨大,約2.27萬億元。二來MLF到期規模為4980億元,達到全年單月到期規模最大值,再加上去杠桿,縮表的壓力,銀行的資金面更緊張了。

而如果嚴格執行之前的標準(利率債、AAA信用債、高評級信貸資產),很多中小銀行沒有合格的擔保品。

中小銀行沒有抵押物,不能借MLF,只能找大行借。MLF利率低,但同業利率是市場化的,而一旦出現流動性不足將推動利率快速上行,容易對市場造成一定沖擊。

三、對沖經濟下行的壓力。

從拉動GDP的三架馬車,消費,投資和出口的情況來看,目前都不容樂觀。

消費:4月數據略低于預期。很明顯,一邊是去年居民存款首次負增長(資金流向短期貸款),一邊是成群結隊的老百姓去售樓部搶房,房地產市場加杠桿驅動居民負債攀升,內需如何提振?

出口:今年前4個月,我國出口僅增長6.4%,增速降到歷史低位,中美貿易戰死灰復燃,接下來可能會面臨更加大的挑戰。

投資:1-4月城鎮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7%,為2000年以來最低。火箭妞推斷,這和ZF規范清理PPP項目、規范地方舉債融資行為有關。

在出口風險加大,內需增速降低,投資后勁缺乏的當下,占據利潤大頭的企業都開始保守,其他企業融資無疑難上加難。

所以央媽在必要性開閘放水,向商業銀行提供資金,緩解巨大的債務壓力。

03

央媽開始放水,房子還能買嗎?

最后,兜兜轉轉又回到了大伙最關心的問題:央媽放水,貨幣寬松跡象出現,是不是意味著買房的時機來了?

首先,“去杠桿”被“調結構”一詞代替,并不意味著去杠桿任務結束,4月中央財經委員會提出,下一階段的去杠桿工作會變成“結構性去杠桿”

“結構性去杠桿”意味著什么?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哪里杠桿高去哪里,哪里杠桿低了,就可以放松一下。

有報告測算,經過一段時間的去杠桿,2017年宏觀杠桿率趨穩,上升速度明顯放緩,全年上升2.7個百分點至250.3%。

而分部門來看:

企業部門杠桿率為159%,比上年下降0.7個百分點,政府部門杠桿率為36.2%,比上年下降0.5個百分點,均出現2011年以來首次下降

唯一上升的就是住戶部門杠桿率,為55.1%,比上年高4個百分點。無論是居民長期貸款還是短期貸款,2017年以來杠桿率上升明顯。

而今年以來,央媽去杠桿,規范清理PPP項目、規范地方舉債融資行為、治理“僵尸企業”,效果明顯,而另一方面,全民搶房,爭當房奴的熱情并沒有結束。

這么一看,ZF和企業轉移杠桿到居民部門的游戲并沒有停止,趨勢沒有發生改變,哪個部門杠桿問題最嚴重?一目了然。

最近,有一個很流行的概念:“房本位”,從下圖,我們可以很直觀地看出2014年后,中國廣義貨幣(M2)走勢和外匯儲備出現了明顯的背離。

M2繼續上行,外匯儲備增速卻放緩了,并在2015-2017這兩年里流出了一萬多億美元,對應恰好是樓市暴漲的幾年。

一直以來,外匯儲備是發鈔的重要參照。但在這一輪樓市暴漲的過程中,外匯儲備和M2已完全脫鉤,說明了什么?

過去,我們盯著美元發鈔,但是隨著經濟下滑,美元不好掙了,就印錢買磚,畢竟房地產上中下游產業鏈長,是刺激經濟的“好家伙”。

但目前,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已破3,在美聯儲加息屠刀的步步緊逼下,一旦貨幣回歸正常,未來還能繼續保持房本位嗎?

所以,房子到底能不能買,你要聚焦的并不是房子能不能升值的問題,因為在你沒有還清貸款之前,房子的真正主人,其實是銀行。

問題需要思考的重點在于:你能不能確保熬過這段“結構性去杠桿”的日子,扛著高債務,最后順利把所謂“房子升值"的錢裝進自己的口袋。

    欄目排行
    全站排行
    黄金花园试玩